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互联星空 > 内容
互联网下半场 自我排毒时代到来
时间:2018-12-06 15:08
互联网下半场 自我排毒时代到来

12月4日,阿里大文娱集团发布消息:阿里影业董事长樊路远将兼任优酷总裁;根据举报,原总裁杨伟东因经济问题,正在配合警方调查。

 

杨伟东

目前,从阿里的反馈看,一切还要等警方的调查和披露。不过众所周知的是,阿里历来对原则问题绝不妥协。

对贪腐决不妥协的互联网公司正变得越来越多。就在前两天,美团刚刚公布新一轮反腐战绩:2018年2月至今,美团“重案六组”(内部反腐部门代号)在业务、HR、风控、技术、IT、内控、内审等团队支持下,调查违纪类刑事案件29起,移送公安机关查处89人。其中,内部员工贪腐及其他违纪刑案11起,涉案员工16人。

由此,美团创了一个纪录:单次通报人数最多。且查处一起内部员工贪腐案中,美团发现外卖渠道高级总监常某与代理商有不正当经济往来,将其解聘。

互联网反腐不是一个新话题,但今年有不一样的背景。在11月底的WISE大会上,美团点评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王慧文似乎对美团反腐提前做了一次解读:“当一个行业处于市场驱动的阶段里,组织建设往往非常落后。”

王慧文提醒,互联网上半场结束,当下形势变了。在规模战中存活下来的企业会发现,他们进入的下半场,市场红利正在消失,企业要转向领导力驱动和创新驱动。

照王慧文看来,今天互联网企业的组织能力建设,除了阿里巴巴,其他都不过关,包括美团。巧合的是,阿里正是公认的互联网公司反腐决心坚定的重户,而王慧文掷地有声之后,美团则紧随其后宣布了反腐成果。

互联网企业管理水平确实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一位业内知名跨国咨询公司合伙人就曾对AI财经社表示,无论是老牌巨头还是近几年快速成长起来的独角兽,在内部管理上需要补的课还很多。

这是管理学概念中的互联网公司“后补票”行为。蒙眼狂奔之后,互联网巨头们从打天下的战争状态走出,提升自我管理能力,成为他们必补的一课。

从这个角度讲,互联网下半场的另一个含义是,自我“排毒”时代来临。

02

多金,则多贪腐。

在优爱腾三家视频网站展开自制攻略之前,电视台经历了采购节目的黄金时代。相应地,那时电视台才是腐败的重灾区。影视采购中的行业“潜规则”,曾经将一众电视高管拉下马,省级卫视更爆发窝案。

2015年,安徽电视台包括原台长张苏洲在内的7名高管落马;2017年,江苏广电购剧窝案曝光,30家影视公司参与行贿。其中一位原采购部副主任,累计受贿达846万元,还有626万元的财产无法证明有合法来源。

在电视独掌话语权时代,电视剧购销成为与工程建设、广告投放并列的广电系统腐败重灾区。

此后,视频网站崛起。优酷、腾讯、爱奇艺等视频网站将对手拖入烧钱的内容版权争夺战,前腐后继的病毒顺势传染到了这些互联网企业。

2015年7月,阿里巴巴集团原副总裁、腾讯前高管刘春宁被查。前东家发现,刘春宁履职腾讯期间涉嫌非法受贿,在两单购买在线视频版权中收受好处费,为他人牟取利益。

在一次例行内部审计过程中发现视频部问题后,腾讯直接向警方报案,多名在职、离职以及供应商人员被查。

刘春宁不是唯一被查的视频公司高管。2015年优酷接手土豆后,古永锵就曾重拳反腐,痛斩干将——前优酷土豆集团副总裁卢梵溪被警方带走调查。卢梵溪曾主导微电影《老男孩》的策划、制作。此后公司层面发布声明,称在近期的内审中,发现有些制作项目存在严重的财务疑点。

在近两三年中,视频平台反腐进入一个平静期。实际上,也正是在这几年中,优酷爱奇艺和腾讯视频迎来一轮高速发展。2015年6月,爱奇艺首次公布的平台的VIP会员数字,仅有500万出头,而到今年这个数字已经被刷新到8000万。在三年中,通过在自制剧集、综艺上的大规模投入,几大视频平台的付费会员数字全部突破了7000万天花板。

相关新闻

  • 额贷款:互联网小贷发展正当时
  • 互联网家装引烧钱热 仅靠“整容”入“冷宫”
  • 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乌镇召开
  • 工业互联网中场:从“物”到“互”亟待升级
  • 《燃点》纪录互联网创业潮
  • 可乘“互联网+观赏海鸥区间车”
  • 全球互联网一年要消耗多少度电?
  • 互联网思维不是悬空之物
  • 升级技术整治互联网虚假广告
  • 互联网未来取决于“下沉市场”
  • 互联网“小巨头”争抢资本市场C位
  • 互联网受瞩目:互联网主战场从To C转向To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