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学习之声 > 内容
浙江:学前教育“短板”变“跳板”
时间:2018-11-04 11:55
浙江:学前教育“短板”变“跳板”



近日,浙江省长兴县太湖图影中心幼儿园正在开展“多彩的秋天”主题活动,老师和幼儿一起筹划了第一届“落叶节”。图为幼儿鼓足力气,用小嘴吹气,让落叶飞得更快。周玲 摄

来到浙江省德清县乾元镇第二幼儿园,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只有20名孩子的教学点。学校完全按照省等级园标准建造,人均20多平方米的户外活动场地,现代化的设施设备以及丰富的活动材料一应俱全。

3年前,这里的孩子还挤在破旧的校舍里,如今他们天天在这个“美丽村教学点”快乐游戏。2020年前,德清将建成50个这样的教学点,达到美丽村教学点全覆盖。

破茧而出,华丽蜕变。这正是浙江补足补齐补好学前教育资源的一个缩影。

“浙江学前教育走在全国前列,但由于历史欠账多、基础差、底子薄,仍然是我省教育的一块短板。近年来,各级政府把学前教育补短提升列入重要的民生工程,通过一系列重大项目卓有成效地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浙江省教育厅厅长郭华巍说。

据统计,截至2017年12月,浙江共有幼儿园9108所,等级率达到91.1%,普惠性幼儿园占比85%,学前三年入园率为97.6%。

数据背后,是浙江在学前教育底部攻坚的不懈努力,让问题“短板”变发展“跳板”。

清理无证园,守住学前教育的质量底线

说起“历史遗留”问题,无证园是许多地方的一块“心病”。

温州是浙江的人口大市,因外来人口多、财政投入少、规划建设滞后等历史原因,是全省无证办园的“重灾区”。2014年之前,温州无证园数量居全省首位,园所数占全省1/4,在园幼儿数占全省1/3。

2014年底,浙江省下文要求各地启动整治无证园。温州行动在前,制订“百日攻坚”计划,倒逼各级政府落实学前教育的管理责任。

在温州瑞安,先后召开了由分管副市长、常务副市长、市长主持的专题协调会。对于幼儿园因土地、场所建筑权证不全等导致无证的“老大难”问题,瑞安政府以会议纪要明确分类处置,由相关部门出具仅供幼儿园换证审批用的“专门证明”,教育部门予以认可。

政府压实了责任,“百日攻坚”按照“整改审批一批、规范改造一批、取缔停办一批、规划新建一批”的原则迅速行动起来。据统计,共整治无证园433所,安置幼儿4万余名,温州实现辖区内“零无证”。浙江整治无证园最硬的一块骨头啃下来了。

浙江省教育厅副厅长韩平告诉记者,浙江在无证园整治行动中,各地因地制宜想法子、给政策。例如,绍兴市上虞区财政拨出专项经费,对停办取缔无证园给予补助。遂昌县向全社会公告各幼儿园教师持证情况,让社会和家长知晓幼儿园的办园水平,断绝无证园生源。慈溪市做到了“回头看”,对于死灰复燃或新出现的无证园发现一处,坚决查处一处。

聚焦师资,全面提升幼儿教师素质

每周,磐安县尚湖镇中心幼儿园的教师都会写3—5篇教育日记。建园3年多时间,这支平均年龄仅27岁的教师团队获得了金华市教科研先进集体。园长朱超说:“日记促使教师反思日常教育教学工作,大家将学前教育视作一门学问。”

一所乡镇幼儿园驶入专业发展的快车道实属不易。囿于正式在编教师少及教师持证率低、待遇低、稳定性低的“一少三低”现象,幼儿教师队伍质量整体不高是一个严峻现实。

“发展学前教育关键在教师。浙江近年来紧抓这个‘牛鼻子’,保障幼儿教师的地位和待遇,不断增强教师的职业幸福感,努力建设一支高素质的教师队伍。”郭华巍说。

浙江先在幼师持证率上出“重拳”:加大培训,帮助有条件的在职人员通过国家幼儿教师资格考试;严把进口关,要求各级各类幼儿园新招聘教师必须拥有幼儿教师资格证书,对一些不可能获得资格证书的在职人员,抓紧调整工作岗位或依法予以解聘;考核推进,将提高幼儿教师持证率列入年度教育业绩考核指标,对持证率下降的县(市、区)逐一发函,指导分析下降原因,督促他们有针对性地提高持证率。

各地也是因地制宜出政策。温岭市在幼儿园等级评定、换证、年检中,实施教师持证率一票否决制,对持证上岗的非在编教师给予每人每年6000元奖励。缙云县将教师持证率目标分解到幼儿园,其达成情况与发展性评价和奖补挂钩,对达标者给予每年1000—5000元奖励。

第二轮行动计划实施以来,浙江省幼儿教师持证率从2013年的65%提高到2017年的95%,教师队伍的基本盘扎实了。

同步进行的,是浙江制定了幼儿教师队伍培训规划,在编和非在编教师全员纳入中小学教师专业发展培训体系,有计划、分层次开展园长、骨干教师培训和农村幼师全员培训。此外,浙江还多渠道提高非在编教师待遇,以人均年收入不低于当地社会单位在岗职工平均工资为目标,依法落实其基本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等社会保障,作为提高职业吸引力和归属感的治本之策。

扩容改薄,构建城乡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

浙江是个经济大省,也是人口流入大省。随着城镇化步伐加快和全面二孩政策的放开,优质学前教育资源的需求也在不断扩大。浙江顺势推出“幼儿园扩容工程”和“薄弱幼儿园改造工程”,指导督促各地千方百计扩大学前教育资源,推进乡镇以下农村幼儿园标准化建设和全面落实城镇住宅区配套幼儿园建设。

诸暨市应店镇五云教学点,有来自周边4个自然村的19名幼儿在此就读。班上有一位专职教师和一位保育员,还提供了电子白板、立式空调、电子琴等。主班教师李宇告诉记者,如果没有这个教学点,村民去最近的幼儿园要7.5公里,可能就不让孩子入园了。

从2002年起,诸暨明确规定方圆2.5公里范围内、人口5000左右的自然村必须设立一所中心村幼儿园,与最近中心村路程超出5公里的山区村落保留一个教学点。十几年下来,全市基本形成了“以乡镇中心幼儿园为示范、村级幼儿园为基础、标准化教学点为补充”的农村三级办园格局。

为确保投入,诸暨市教育局通过土地置换、旧校改建扩建等方式扩容改薄,经费由市、镇两级财政按比例共同负担。乡镇政府利用村级资金进行筹建,有的乡镇还创新采用了“民营先行建造,政府租赁办学或延后回购”的融资策略。

2016年,浙江在诸暨召开了全省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建设现场推进会,推广“诸暨经验”。据统计,现阶段全省农村幼儿园共2224所(教学点共有209个),其中农村等级园1894所,占比85.16%,在农村等级园就读的幼儿有381027名,覆盖率达94.98%。

在城镇住宅区配套园建设方面,作为绍兴的主城区和老城区,越城区于2011年专门制定了《小区配套幼儿园建设管理办法》,规定5000人口配套建设一所6班及以上标准的幼儿园。

“我们的经验是,教育部门要全链式参与建设管理,以此确保开发商保质保量且充分满足幼儿园办学需要去完成建设。”越城区教体局副局长黄夏峰说。

2011年以来,越城区小区配套园实现了100%移交,一些有实力的开发商还提高移交标准,自愿提供装修经费,物业管理费也得到全免或大额度减除。据悉,越城区已累计接收各类小区配套园70所,超过绍兴全市的一半,增加学位15000个以上,占全区现有在园幼儿数的近50%。

东阳市东景阳光幼儿园,原出租给私人举办为民办园,正值该市出台住宅小区配套幼儿园管理办法之际,其出租到期,市政府果断收回,移交市教育局举办为公办园,成为龙头幼儿园市实验幼儿园的东景园区。此后,东阳市政府专门召开各相关部门专题会议,明确从前期的规划设计开始,教育局全程参与。

2016年,浙江省教育厅联合相关部门发布《住宅小区配套幼儿园建设管理办法》,从省级层面明确:各地发展改革、城乡规划、住建、教育等行政部门,要共同做好配套园建设管理相关工作,保障配套园应与住宅小区第一期同步规划、立项、建设和竣工移交。

据悉,2017年底,浙江各地市及县(市、区)已全部出台《住宅小区配套幼儿园建设管理办法》。2018年,浙江将整治城镇住宅小区配套园列入省政府民生实事工程。

民办普惠,政策资金用在“刀刃”上

宁波市北仑区小港浃江幼儿园是一所小区配套园。看着孩子们在幼儿园新开辟的2000多平方米的自然野趣农庄里尽情玩耍,园长邬春芳庆幸在3年前选择走普惠性民办园之路。

“普惠性民办园明确了管理要求,规范了内部管理,生源和师资都稳定了。”让邬春芳印象深刻的是,去年北仑区教育局“一视同仁”地推荐该园参加省等级幼儿园评定,最终以较高评分拿到了省二级幼儿园。

浙江作为全国唯一的民办教育综合改革实验区,民办园数量较多。2015年,浙江制定出台了《关于普惠性民办幼儿园认定及管理工作的指导意见》,各地据此出台具体实施办法。

宁波由于公办园比例较低,率先在普惠性民办园扶持上寻找突破口。根据举办者的不同,宁波对普惠性民办园实行分类管理,并建立以中央、市级财政为引导,县(市、区)财政为主的普惠性民办园经费投入机制,落实以政府购买服务、减免租金、以奖代补、派驻公办教师等方式为主的奖补机制,鼓励个人、企业和社会组织举办普惠性民办园。对普惠性民办园,给予同等级公办园同一标准的生均公用经费补助。符合条件的普惠性民办园,还可登记为事业单位法人。

“政府每年不断增加的生均公用经费、专项奖补资金,给幼儿园的发展注入了活力,仅2017年就达到近75万元。”宁波市鄞州区绿茵东湖幼儿园园长陆意玲说,教职工在继续教育、表彰奖励、职称评定、科研立项等方面与公办园享有同等权利,她对幼儿园走向优质发展充满信心。

在普惠性幼儿园建设方面,衢州市常山县在园舍建设完成、公办教师编制严格控制进入的情况下,创新采取“公建民办公助”方式,通过公开招标的形式,以一定年限免租、公派教职人员、奖补改建经费等优惠政策,引进衢州市手牵手等品牌幼教集团,让农村孩子享受到了和城里孩子一样的学前教育资源。

为了给地方扶持普惠性民办园再添一把力,2017年,浙江又出台了《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学前教育服务实施方案》,要求各地采取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对经认定的普惠性民办园给予生均公用经费补助、建设经费和租金补助、教师待遇及社保等方面的支持。省财政每年安排8000万元奖补资金,以地方是否建立普惠性民办园补助机制为前提进行下拨。

相关新闻

  • 通过“亲子沟通” 学习相互体谅
  • 从“深度学习”到“融合思考”
  • “学习科学”让人们认识学习与大脑的关系
  • 开展“青年大学习”主题团日活动
  • 学习作业类APP,得去去“污”了
  • 推动进一步兴起“大学习”热潮
  • 干部学习培训要做到“有的放矢”
  • 学习书法切勿“让孩子做主”
  • 亳州:用“微”力量推动学习常态化
  • 那些年“骗”父母买的学习产品
  • 养幼儿英语学习兴趣中的“六多六少”
  • 深度学习算法“解密”脑活动